热搜榜:范冰冰 刘德华 杨幂 angelababy 

曾江
曾江

连凯
连凯

余男
余男

陈奕迅
陈奕迅

贾青
贾青

当前位置:星闻网 > 明星 > 星闻资讯

《天士梦》黎明李娜英挑战科幻电影极限

日韩星闻 | 2017-04-23 22:37:54 | 我要分享:
[摘要]香港巨星黎明在2001年和韩国美女李娜英、朴银慧合作的影片《天士梦》近期获得内地音像发行许可。影片讲述:特战团队员城真(黎明)每晚都梦见一个女人。 有一次城真铲除了闯入张博士研究室的宗教集团暴力团伙,并开始调查他们。在调查过程中他发现梦中的女人竟

  香港巨星黎明在2001年和韩国美女李娜英、朴银慧合作的影片《天士梦》近期获得内地音像发行许可。影片讲述:特战团队员城真(黎明)每晚都梦见一个女人。

  有一次城真铲除了闯入张博士研究室的宗教集团暴力团伙,并开始调查他们。在调查过程中他发现梦中的女人竟然是张博士的女儿南红。张博士研究前生,他要科学证明前生。她在两年前做前生实验的途中被邪教教主李世新施行暴力,消失到和现实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里。为了找到南红城真决定做前生实验,实验过程中他知道自己和南红在前生是一对相爱的恋人。缶门最高战士鼎(城真/黎明)和缶门的公主劳帝(南红/朴银慧)是相爱的恋人,可是严格的身份制度不允许他们的爱情,想通过和劳帝的结婚获得身份和权力的侠尼和元老召皮企图反逆。缶门最高的女战士萧萧(李娜英)单恋着鼎的好友马仃,可是只忠实于守护缶门的马仃却对她很冷淡。流放到宇宙的坡士图族以更强大的力量入侵和平的缶门,鼎和马仃、萧萧等缶门最高的战士勇敢地和他们对阵……

《天士梦》黎明李娜英挑战科幻电影极限

  拥有该片版权的广州市红高梁影视发行有限公司、黑龙江文化音像出版社广东发行部对该片的首批发行抱有很大期望,据内幕人士透露,该片要不是先前盗版太猖獗,首发肯定超过百万张。

  《天士梦》是由朴熙俊导演,黎明、李娜英主演的一部动作影片。特战团队员宋成在调查一案中,发现每晚梦中女孩原来是张博士女儿南红。张博士为了证明他的理论,制造了时光机,将女儿送到前世时空。可是实验过程中发生意外,南红流落到另一个世界。宋成为了寻找梦中人,决定接受实验,回到前生,并发现自己跟南红在前生是一对恋人……

《天士梦》黎明李娜英挑战科幻电影极限

  元彬李娜英同属一家经纪公司。2013年7月,两人公寓约会的照片被曝光,随后透过经纪公司发表声明承认热恋。元彬的妈妈当时接受采访时,对这位未来儿媳表示很满意:“元彬和李娜英交往一事还是通过小区邻居们才知道的。说实话,因为我平时不怎么看电视,所以并不知道李娜英是谁。第一次见到她,我觉得她很漂亮。”

  之后过了大半年,今年5月,有媒体爆料称因为李娜英怀孕了,她与元彬将在今年年内完婚。这一消息当时遭到了经纪公司的否认,但前天此事却悄悄成了真。当地时间5月30日下午2时,元彬和李娜英在江原道附近某民宿附近低调地举行了婚礼,仅邀请了约50名亲朋好友出席。两人进入民宿后,门口配备了保安人员严密把守。

《天士梦》黎明李娜英挑战科幻电影极限

  对于婚礼,元彬夫妇可谓保密到家,不仅之前没有透露任何口风,整个婚礼过程也低调而快速。现场并未邀请媒体,也没有照片流出,只有媒体远远地拍到了一些外围图片。经纪公司的描述也十分抽象:“在5月明朗的天空下,踩着绿色麦田走来的两人得到了一直默默守护他们的父母的祝福,许下婚约后成为了一体。”对此,经纪公司的解释是:“因为是人生中缔结誓约的重要日子,所以希望能够安静地度过。”同时重申,李娜英并没有未婚先孕。

  【婚前情史】

  他绯闻还不少,与韩彩英玩地下情

  在《来自星星的你》中被全智贤点名道姓称为“超级大咖”的元斌,曾主演《妈妈》、《大叔》等卖座电影,而最为中国观众熟悉并喜爱的是在经典韩剧《蓝色生死恋》里扮演的深情男二号“泰锡哥”。而元彬的第一段绯闻也是在拍这部剧的时候传出来的,对方是出演女二号的韩彩英。据说,元彬与韩彩英于1999年相识,2000年拍完《蓝色生死恋》后,大约在2001年初开始拍拖。虽然当时两人否认了恋情,但媒体都认为他们在玩“地下情”。

《天士梦》黎明李娜英挑战科幻电影极限

  韩彩英的家人都旅居美国芝加哥,韩妈妈每年会返韩国看望女儿两三次,而元彬也会体贴地陪韩妈妈一起吃饭逛街。后来两人分手了,韩妈妈问女儿究竟怎么回事,韩彩英只是答道:“以后你再也见不到他了。”至于原因,据说是两人都太忙,彼此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感情渐渐冷淡。

  之后,元彬也跟宋慧乔传过绯闻,但乔妹否认说,除了拍戏,两人没有特别的交情。宋慧乔自爆,与元彬合作《蓝色生死恋》时,因为自己性格很内向,所以两人自始至终互相使用敬语,除了见面时问候说“您好”、“您来了”之外,就是一起对台词,后来熟悉了就增加一句:“您用餐了吗?”拍完《蓝色生死恋》后举行晚会时,有记者问两人现在是不是好朋友,他们都尴尬地说:“下次合作时我们成为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