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榜:范冰冰 刘德华 杨幂 angelababy 

张惠春
张惠春

佐伊丹斯切尔
佐伊丹斯切尔

蓝正龙
蓝正龙

林妙可
林妙可

丁子峻
丁子峻

当前位置:星闻网 > 明星 > 星闻资讯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 之上的影帝

欧美星闻 | 2017-04-06 01:58:18 | 我要分享:
[摘要]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之上的影帝,在迈克尔法斯宾德的职业生涯中,有两部电影需要他彻底改造自己的身体。第一部是《300》,为了扮演斯巴达勇士,他天天4小时,一周5天,在健身房里花了10个星期打造完美的腹肌和胸肌,以至于后来很多人都以为那是后期的电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之上的影帝,在迈克尔法斯宾德的职业生涯中,有两部电影需要他彻底改造自己的身体。第一部是《300》,为了扮演斯巴达勇士,他天天4小时,一周5天,在健身房里花了10个星期打造完美的腹肌和胸肌,以至于后来很多人都以为那是后期的电脑殊效。第二部是《饥饿》,影片讲述的是真实的故事。上世纪80 年代,撒切尔夫人上台后,追求婚尔兰同一的共和军遭到残酷弹压。1981年,鲍比·桑兹因领导反对当局的游行而被捕。在贝尔法斯特的梅兹监狱,爱尔兰共和军成员以尽食抗议,要求恢复囚犯的政治待遇。撒切尔夫人断然拒尽了抗议者的这项要求,并指出:“罪行就是罪行,无关政治。”最后,他和其他10名共和军选择抗争到底,尽食而死。

  1981年3月,桑兹发动第二次抗议的时候,迈克尔·法斯宾德只有11岁,从电视上看到了他的脸孔。从此以后,桑兹的形象在他心中扎下了根。他的目的是要让观众走进监狱H区的最深处,身临其境地感受一切,“我对没有被历史记录下来的细节和事情非常感爱好,也很在意言语之间的信息。比如天气如何,气味是怎样的,他们怎样解决内急题目等等。历史和政治往往会把这些琐事忽略掉。”

  在一段桑兹与牧师28分钟的关于政治与宗教的对话长镜头拍摄完毕后,摄制组放了10个星期的假,等待法斯宾德减重。为了演好这样一个尽食66天而死的“皮包骨”桑兹,法斯宾德在两个半月内把自己关在了洛杉矶海边的公寓里,早上吃些黑莓和坚果,白天练瑜伽和跑步,晚上则只吃罐头沙丁鱼,把天天的热量摄进控制在900卡路里。这对于身高1.83米的他来说相当不轻易(对于身高在175厘米左右的男人来说,天天需要的热量至少为2100卡路里),但他当时就已经意识到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机会,假如不捉住,他又将沦为配角。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 之上的影帝

  与人们设想的相反,极端节食带来的竟然是一夜夜的失眠和亢奋。三十多斤的赘肉被他甩掉,体重降到了59公斤,那是营养医师给他规定的警戒线,一旦体重低于那个点,他就会产生与片中桑兹一样的症状,包括器官衰竭,胃酸四溢,口吐鲜血。在减重计划的最后阶段,他甚至切断了包括父母和女友在内的一切亲友的联系。

  两种血液的混合

  曾有记者问及法斯宾德关于演员出game和进game的题目,也就是关于希斯莱杰这样的演员的困境的时候,他显得尽不担忧,这也许跟他的背景有关。法斯宾德出生在德国,却在北爱尔兰长大。父亲约瑟夫是德国人,母亲阿黛尔是爱尔兰人。法斯宾德两岁时,全家迁往北爱尔兰基拉尼定居,开了一家法国餐厅,父亲当大厨,母亲则负责经营。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 之上的影帝

  从父亲身上,法斯宾德持续了对待工作的严谨与认真。他对待每一个角色都会做好充足的预备工作。《卫报》记者在采访后曾形容他“对待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残忍的禁欲主义”。在拍摄《饥饿》中那段经典长镜头的前10天,法斯宾德索性让和他对game的男演员利亚姆·坎宁安搬到自己家里,白天在家排练,晚上导演麦奎因到他们家提意见,第二天又是无止境的排练。

  “生活中没有任何事有秘诀。泰格·伍兹能成为泰格·伍兹,就是由于他天天挥杆1000次。”法斯宾德说,“为什么演game就非得和别的工作不同呢?固然重复练习很无聊,但渐渐地你会发现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你会发现其中的细微差别和各种有趣的细节。”

  他的曾祖父曾是爱尔兰革命中的英雄人物迈克尔·柯林斯,年轻时因加进爱尔兰皇家警卫队而被逐出家门,却为爱尔兰革命事业呕心沥血。法斯宾德夸大,“我想,大概是自己身体里德国的一面让我把一切都控制得井然有序,但爱尔兰的一面却让我时刻有搞破坏的冲动!”

  2011年的威尼斯影展上,当迈克尔法斯宾德凭借《耻辱》捧起当届的影帝奖杯之时,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又略显无奈的话:“没想到成名如此漫长。”迈克尔法斯宾德好莱坞下个大人物,在出演好莱坞大片《X战警》之前,这位35岁的英德混血在好莱坞和全球都籍籍无名,他甚至一度想放弃演员的职业。

  而只过了短短一年,法斯宾德已经正式窜升至好莱坞一线,无数大制作、大导演的备选名单上都有他的名字,这毫无疑问是公平的,正值当打之年,外貌英俊、敬业爱岗、魅力独特的演员谁人不爱,就连雷德利·斯科特都邀约他出演了今夏的科幻巨制《普罗米修斯》,尽管该片风评一般,却无人质疑法斯宾德的表演,他甚至迅速被影迷拥护为影史上最性感的机器人之一。是的,除了《X战警》的万磁王、《饥饿》的爱尔兰共和军、《无耻混蛋》里被德国人干掉的龙套假军官、新版《简·爱》中帅气的罗切斯特、《300勇士》里一头长发的勇猛斗士之外,迈克尔·法斯宾德这次又将自己变成了机器人,而且还是最性感的。

  几近自毁的表演成转折

  的确,走红后的法斯宾德最被人提起和热议的表演标志就是“性感”,无数外国媒体和娱乐杂志都热衷于评点他的笑容、肌肉、线条和裸露,法斯宾德并不以为然,他不热衷卖弄裸露与性感,只是对表演和角色毫无保留,并且独爱那些复杂、混乱又充满挣扎的角色。《鱼缸》中略有道德问题的中年男人,《耻辱》里饱受心理和生理折磨的纽约客,在《危险方法》中他成为纠结的心理学家荣格,就算是爆米花大制作的《X战警》,他赋予年轻万磁王的思辨力和探索力也令人侧目。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 之上的影帝

  2008年,法斯宾德出演了他职业生涯的转折之作《饥饿》,饰演绝食致死的爱尔兰共和军成员鲍比·桑兹,为了这个角色,他每天只吃黑莓和金枪鱼完成了11公斤的减重,和对手戏演员同住5天5夜,字斟句酌地完成了一组打破吉尼斯纪录的长镜头,无论是皮包骨的形象,还是17分钟的流畅表演,都让法斯宾德在当年一鸣惊人,人们惊叹他的全情投入、严谨掌控和几近自毁的表演。记者在采访后曾形容他“对待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残忍的禁欲主义”。法斯宾德表示大概是英德混血的基因令其拥有了疯狂却严谨的复杂,“德国的一面让我想把一切都保持得井井有条,但爱尔兰的一面却让我时刻有搞破坏的冲动。”

  最终,《饥饿》以独具一格的视觉质感和悲怆的使命感大放异彩,而迈克尔·法斯宾德也成了文艺电影界的一颗新星,按他本人的说法就是,“在那之后,我就不用天天跑片场试镜了,而是开始四处参加派对并赴饭局邀约了”。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 之上的影帝

  狂热的试镜展示表演欲

  在未成名之前,法斯宾德确实是个狂热的试镜者和龙套,大器晚成的他在戏剧学校毕业后,参加过不知名的巡演剧团,为各种小角色试镜,还在MV里扮演过一个头上长角的怪物。大概是这种不厌其烦的疯狂和冲动让不少导演看到了他对待表演的热忱,“这就是我工作的方式。生活中没有任何事有秘诀。泰格·伍兹能成为泰格·伍兹,就是因为他每天挥杆100次,”法斯宾德说,“为什么演戏就非得和别的工作不同呢?虽然重复练习很无聊,但渐渐地你会发现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你会发现其中的细微差别和各种有趣的细节”。

  如今,法斯宾德被称为好莱坞“下一个大人物”,他却不以为然地露出标志性的微笑,“成为大人物”这个动作他在这10年来也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了,“成名这种事永远没法分析,当它来到的时候,你只能去接受、承担,同时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重新开始”。

  此次米兰达可儿来上海也是吸金来的,要说女神的出场费一定不会便宜啊。马上就要到很是热闹浪漫的圣诞节了,而可儿出席的正是圣诞亮灯仪式,看到现场很多粉丝,她亲切地与他们挥手。

  近日,超模米兰达可儿登上《时尚芭莎》英国版十月刊封面,拍摄了一组气氛“诡异”的写真。写真中可儿和众“僵尸”合影,画面很特别。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 之上的影帝

  可儿不愧是名模,她自身的气质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无论什么样的气场都能够驾驭。然而,有着娃娃脸的这位女星,初次认识的朋友们会想到她已经有一个5、6岁的儿子了吗?是的,她还是一位辣妈!儿子非常可爱,是和精灵王子的一段婚姻生的孩子。

  可儿与丈夫分手后首度开口:让我们彼此原谅

  原本被看做好莱坞的模范夫妻,但短短的3年婚姻过后,澳洲超模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与“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Orlando Bloom)已经要劳燕分飞。最近,可儿也在两人分手后首度开口:“让我们彼此原谅!”另外她也不排除两人复合的可能。

  最近在接受时尚杂志采访时,米兰达·可儿首次谈到了与丈夫奥兰多·布鲁姆的分手:“我原谅你,也请你原谅我,让我们彼此原谅,让我们彼此爱护,让我们彼此以及各自都保持宁静。”可儿也将两人的分手做了形象的比喻:“快乐是我们做出选择的根本!你可以每天起床时都说:‘哦,天气冷的难以置信!’当然你也可以换个角度说:‘哇哦,这可是个让我穿上新毛衣的大好机会。’”

迈克尔法斯宾德饥饿与羞耻 之上的影帝

  尽管已经与丈夫分手,但米兰达·可儿对未来还是充满了乐观:“每个人都要面临挑战,如果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就会勇敢的去面对挑战,你不能每天都让自己有很多消极的想法,你需要原谅自己。”

  可儿和奥兰多的婚姻产生问题的消息外界一直有传,但是两人似乎不为所动,一直表现得很平静。米兰达·可儿还会带着儿子和丈夫常公开现身,秀恩爱。甚至还有亲密行为,然而终究还是要面临感情发生问题的现实,婚姻走到镜头。可儿也将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

  但她仍然对与丈夫复合充满期望:“我从来没说过我们不可能复合,我只说过我们将永远都是个家庭。我们仍旧关爱彼此,支持彼此,我们也都深爱着我们的儿子。”